Saturday, December 24, 2016

對話2 - 「一相情願」

無意中聽到一男子與友人夫婦的對話。

「佢根本無理過我感受,又唔問我意見,又唔講自己想點,一味一相情願諗住點就點,好L煩」

「就好似啊媽無啦啦放錢入我銀包到咁,我都無叫佢放,我反話佢做咩要開我銀包添啊

「又好似上次係條街見到有雞蛋仔,問都唔問我想唔想食就買左,我都無話過要」

「全部都係佢一相情願做既事,都唔問下我想點」


這可能是我本日聽過最歪的歪理。

但所謂「一相情願」的事,出發點都是「雙向」的,「如果唔係咁樣⋯⋯就唔會咁樣⋯⋯」

也許,有些人根本不值得你「一相情願」

Monday, December 12, 2016

對話1 - 「尊重」


無意中聽到兩名男子的對話。

為什麼跟XX說那件事,不是有共識不再說出去了嗎,為何還四處張揚

「還有為什麼跟XX說,我就坐在他後面,還有XX坐在你一點鐘方向,還有XX也在」

「事情已過去了,你還在介意什麼生氣什麼」

「不是說事情已過去一段間的問題,而是大家都有了共識說不再提,就不再提,為何你還要拿出來開玩笑抽水,你覺得很有趣嗎」

「你跟我說,不能說的,我都不會說,這是尊重,但你卻沒有尊重過我」


原來,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都會發生這些問題。而這些問題每天都在熱烈地上演,能夠開心見誠的拿出來討論,就能解決了嗎。

說了出來,還是朋友?

Saturday, December 10, 2016

這個夢應該可以拍成科幻片


發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。

夢內我與友人一起參加了大型音樂節,遇見了很多認識的新認識的朋友。但由於那音樂節需要游水及有逃離迷宮等玩意,而我亦因不想到處亂跑的關係,選擇了當大會工作人員,負責訪問途人對音樂節的後感。一玩就玩了好幾小時。

我邊埋頭苦幹地填寫那訪問工作紙,邊與老朋友飲酒聚舊。突然,我被鄰台的音樂吸引著,便坐著幾個大氣球飛過去 (氣球是根據我拉繩索的力度而控制飛行速度的,亦不要問我為何會飛)。 此時,有個多年沒見的中學同學看見我會飛,便覺得奇怪並一直跟著我。更奇怪的是,我飛得愈高,她追得愈貼。穿過高樓大廈,跳過城市竹棚,依然被她追到。她更想利用附近的竹籤弄破我的氣球,使我飛不起來。

於是,我為了逃避她的追蹤,只好愈飛愈高,愈飛愈遠,飛到一個不認識的地方。
我彷彿看到了整個城市,而奇幻旅程此刻才正式開始。

在飛翔過程中,我不繼思索旅程的起點在那兒?到底是從什麼地方飛過來的?一點也記不起。

第一站,我飛到一處新幹線列車的鐵路總站,旁邊有一大群穿著黑色校褸的中學生。他們用奇異的目光,疑視著我到底是從那方飄來的怪物。他們沒有對我作出攻擊,但為了逃避他們的眼神,我穿過了列車,走過了隧道,其間更因躲避鐵路線而弄破了一個氣球。我開始擔心自己能否繼續乘着這幾個氣球回到原來點。

我緊握手上剩餘的氣球,隨風而行,飛到一處了無人煙的地方。那裡只得翠綠的樹林和清澈的溪澗,還帶點薄霧。遠處有一木舟緩慢地飄來,舟上有一名衣著古代的女性和船夫。他們說這裡是南方,著我從另一條小路走,那裡應該有我想找的東西。

根據他們的指示,我飛到小路去。那裡有一條長長的石級,旁邊有兩排大樹,樹下是清澈見底的湖泊。我一邊走,邊發覺身後有人跟蹤著。回頭一望,是一隻不會飛的麻雀。他一級一級跳躍而上,好像是有事相告。我彷彿與牠心靈接通了,「我根本不應在世上生存,遇見你是命運,要指引你正確的方向」。說完,牠就不見了。

我只好一直走,一直走。終於走到了盡頭,上到了高峰,看到了一個繁華的城市。我是否來自這個城市?內心疑問著。

飛過了人群,飛過繁忙的街道,飛過高聳而建的大廈,飛過宏偉的大佛。很累,到底為什麼要一直無目標的尋找?尋找是為了追索原始的根源?為了這個問題,我努力飛了好一段時間。終於,在一條港口旁邊找到了答案。

那熟悉的環境,親切的咀臉。「我回來了」。落地那刻內心翻了好幾趟眼淚。我為什麼要走,我只是想聽鄰台的音樂,為什麼要折騰了一大個圈才能回到這裡,為什麼。心裡彆扭極。

找回了朋友,細問下原來我只離開了片刻。喔,剛剛發生的事情,應該只有自己才會明白。「好,音樂節繼續!」他們用鬼馬的表情帶我到另一個音樂廳。「穿過這螢幕就到了。」怎麼可能穿過一張紙?我很懷疑 (是九又四分三號月台?) 見朋友一個個穿過去,我閉着眼睛一跨,到了。在強勁的音樂節拍和鎂光燈下,我們都沉迷其中。

我迷迷糊糊的醒過來,看到的是一大群年輕人獨立的坐在巨型密室內,每人都戴著疑似VR的頭盔,頂部的電線均連接著中央電腦,極其壯觀。

到頭來發現,原來這只是一場虛擬音樂節遊戲,科技發達下人們根本不需要真正的社會交流。而我的故事只是一個機器故障下發生的個別事件。人類在這場科技革命下,成為了孤獨而空虛的個體。


我的腦袋到底在裝什麼...
發完這個夢,我很累。


Thursday, September 1, 2016

隱世美學


沒有精緻的裝修,沒有吸引的相片,沒有文字的包裝,沒有打卡的衝動;充滿咖啡的香氣,充滿活力的老闆,充滿街坊的笑聲,充滿人情味的小店。

因為外表普通,所以得不到注視。
正因如此,我更想私藏這間隱世小店。

#人是自私的
#一切都是虛無
#隱世美學

Tuesday, August 30, 2016

認真便輸了


最近看了很多很勵志的文章,告訴自己機會不等人,不要讓自己後悔等等的故事。雖然我完全理解這些大道理,但卻被種種現實干擾了當初的想法。

若干年前的我可能已奮不顧身地投入了這計劃,但現在卻瞻妄菲薄的怕承受更大責任。

我承認我輸了,我討厭這樣的我。

Monday, July 25, 2016

喜歡不喜歡

為何人類總要將事物/情界別為喜歡或不喜歡,當中就不能存在普通,正常,沒感覺?

雖然黎明也說過「鐘意就鐘意,唔鐘意就唔鐘意,唔好講咩L I K E」。但只局限於兩種感覺之上的情感,也未免太膚淺了吧。

我也不能對所有事物/情界定情感,例如我也不能確定地說喜歡或不喜歡一舊屎,就是屬於普通級別,沒有什麼強烈感覺那種,你明白嗎。

當大部分人強烈地表達出喜歡的情懷時,而你的情緒沒到位,或沒什麼感覺時,就被人定位冷血,沒感情。也太無辜了吧。放過我吧人類,為何總要逼人認同你的感覺呢。

在我而言,我是屬於沒有特別喜歡或特別不喜歡某事物/情的人,對於喜歡不喜歡,我也覺得沒所謂。

有些說話說超過三次,就會變得虛偽和令人反感。

Monday, May 23, 2016

有一種狀態,叫自我收皮


有沒有試過突然一刻負能量爆發,對生活失去動力,對身邊事情失去興趣,對自己前途失去自信?然後個人變得鬱鬱不歡,思想負面,只想收起自己,不想與外界接觸,自我隔離一段時間。 

這種狀態,我會稱之為#自我收皮。

沒錯,大概每個人都會嘗試過這種感受,發作期數天至數月不等,而發作原因不詳。

對我而言,基於先天的性格關係,早晚心情亦會有頗大的變化,因而#自我收皮 狀況亦會不時出現在生活中。(尤其是寂靜的晚上,這是頗困擾的...) 

通常在發作的時候,會對身邊所有事情表現得相當冷淡,然後慢慢封閉自己,漸漸抗拒所有社交生活,還有電子科技,電話短訊等,都一概不理。而別人愈是追問,愈是八卦,更顯得煩厭難奈。

面對這種情況,時間就是最好的治療。利用時間來沉殿自己,思索自身的問題,從而更深層次了解自我。

我認為每個人都有需要自我收皮一下,這樣個人身心會發展得更健全。